▲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,不只全世界哀悼,台灣各界也紛紛舉哀。(圖/路透社)

剛離世的中國人權鬥士劉曉波,至少有兩件事特別值得尊敬:一是即便他在困厄之中,也始終堅持理想;二為其堅持使有權者不能太寬心的享受權力。而這些努力,是很有意義的。

然在自稱多元社會且走在華人世界民主進程最前端的台灣,對劉曉波辭世的感想,除了重複謳歌民主的價值外,應該還有更多經驗與其他面向可以分享討論。本文簡單談3個問題拋磚引玉:

一、台灣推銷民主,說服力有多強?

二、在華人世界中推動《憲法》,實踐性有多高?

三、中共對此事的「安排」,可以看出對兩岸關係有何影響?

首先,就台灣的民主實踐情況來看,是否能讓我們有自信的推銷到其他的華人世界?例如,在同天某報的兩篇社論當中,除了敬悼劉曉波的離去、歌頌民主的可貴,另一篇社論卻在談論立法院打架反映出台灣的民主「其實從來未曾真正的深化,而是一直停留在『數人頭』的皮相」。如果我們實踐了那麼多年的民主,還在尋找「深化」出路,有何理由推薦中國大陸嘗試?

其次,關押劉先生直到最近的「罪狀」,主要是因為他參與了《零八憲章》文本徵集簽名。憲章其實不是根植於華人文化內涵的產物:儒家的「德治」傳統,使人民容易相信領導者;而西方憲制的基本精神,卻在懷疑領導人可能濫權,故以此「契約」限制之。

然而,這違反了文化風俗的外來制度,其實踐性究竟如何?中華民國歷經多年行憲,政治人物認真的遵守《憲法》了嗎?《憲法》修改後仍具內閣制精神,所以前總統馬英九上台之初說要退居二線。當時府方發言人也表示:「根據《憲法》增修條文的精神以及民主憲政制?的原理,任何的政策,都必須要有監督,在雙首長制的設計之下,ok忠訓國際行政院是最高行政首長,是由行政院向立法院負責,也因此日常施政的權責,在行政院而不是在總統。」但後來馬總統還是「撩落去」。

再往前一任的總統陳水扁,在貪汙案辯詞中主張其所關心之事不在《憲法》所列的總統職權中,但他執政8年介入各議題之深,也不會有誰認為其只在《憲法》規範的權限內活動。更重要的是,社會大眾竟也覺得這很正常,少有要求國家領導人遵守《憲法》的壓力,反而出現敦請領導的呼聲。與劉曉波合作的其他人從此切入,其實可以反思,這是他們對於《憲法》背後西方價值的浪漫投射,還是救國護民的本土務實道路。

若從中共對此事的應對來看,我們要特別注意這個政權在多年經濟成長的氛圍之下,上下充滿樂觀與自信。相較於1990年代同意魏京生以健康理由流亡國外,以及對六四民運分子的處理方式,這一代的中共領導人顯然對其統治模式更有信心,能用的招數也更多,就連西方強權的目前表態也多有節制。

如此情形之下,台灣的處境其實是相對艱難的。我們不只在講「冷和」中的民進黨政府,也包括想與中共談判者。嫻熟談判理論的人均知,儘量避免於外在環境不利己時談判。此時坐上談判桌,中共是否能懂得權力自抑?ok忠訓如果台灣主談者上了談判桌,卻得不到讓多數台灣民眾滿意的條件,這個結果沒有一個政治力量能夠承受。中共自稱「知台」的領導階層看得出這個道理嗎?可以營造適合談判的謙抑氣氛嗎?這或許是日後另種可以觀察兩岸是否能談的徵兆。



好文推薦

楊穎超/蔡政府的美中台算盤押對寶了嗎?

楊穎超/民進黨的「一中」該怎髮夾彎?

楊穎超/政客催眠害台灣魯蛇化



???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,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!

●楊穎超,台大國家發展所博士,曾於北京清大、南京大學蹲點研究。關注美中台、兩岸政經發展、交流議題。現於大學任教。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。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,來稿請寄editor88@ettoday.net










0E084F0420BE6033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江芳儀

julieq6mn304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